樱桃下载app网tv破解版

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。

一转眼,已经是四月下旬。

清晨时分,芙蓉城迎来了一场春雨。

蒙蒙细雨中,陈氏钱庄的大门前,数十位陈家的掌柜打着雨伞,肃立在台阶下。

一辆马车穿过雨幕,沿着宽阔的街道行驶而来,最后停在钱庄门口。

精神矍铄的老管家打着雨伞,将一个大胖子迎下马车。

掌柜们纷纷面向大胖子,躬身行礼:“见过东家!”

陈氏商团的家主,蜀州商会的会长,陈百旺,体型富态,面如玉盆,眉眼间透着和气,犹如一尊人间的弥勒。

陈百旺向着众人微微点头,率先向着台阶上走去。

掌柜们急忙跟上前,进入钱庄的大门。

每到月末,陈氏商团都要举行一次月会,与会的大都是芙蓉城内的掌柜。

而更大规模的年会一般在年底召开,到时候国各地的掌柜都会来,那就不是眼下的几十个人了。

淡淡恬静美女的日常

偌大的会议室中,掌柜们正襟危坐,一人手中拿着一份议程表,认真地看起来。

主席台上,陈百旺同样也拿着一份议程表,不过这一份更加详细,足足有十几页之多。

总掌柜陈老福走上前,轻声道:“老爷,那封密信,已经到了徐天琪的手中。”

陈百旺眼中闪过一丝狠厉:“他儿子敢搞我儿子,我就敢搞他的老子!”

陈老福谨慎道:“老朽担心的是,万一徐天琪把那封信扣下呢?”

陈百旺嘲讽一笑:“阿福,你不了解那帮人,乍然登上高位,只会得意忘形,利欲熏心之下,他们会蹦跶得更厉害,向他们的主人讨要更大的肉骨头。”

他不再去想这些糟心事,转而问道:“对了,克儿最近怎么样?”

陈老福的脸上露出笑容:“老爷,小福来信说,少爷这些天正忙着备考,大有长进!”

陈百旺也露出欣慰的笑容,感叹道:“克儿长大了,懂得为家里分忧了,上次的事,他做得很好。”

陈老福小鸡啄米般点头:“可不是吗,小福来信说,挤兑发生的时候,连他都没了主意,结果少爷一出马,连拉带打的,把一帮闹事的人都给打发走了。”

陈百旺呵呵一笑,恨不得现在就放下手头的事,赶往梅城见到儿子。

然而他却不能,芙蓉城是陈家的大本营,不容有失。

所以他必须坐镇在城里,掌控一切。

叮!

云板一声脆响,会议正式开始。

……

梅城北郊外,陈克收拾好行装,准备打道回府。

明天就是月考了,他总得好好休息一下不是。

经过这些天的练习,陈克的君子六艺越发娴熟。

尤其是射箭,每天都有新的姿势解锁,百发百中。

外人在的时候,陈克故意隐藏了实力,只表现出堪堪的水准。

现在我的赔率一定很高,又能大赚一笔了,陈克心里美滋滋。

“出发!”

铁牛一声令下,数十辆大车排成一字长龙,浩浩荡荡,向着梅城方向驶去。

车队抵达北城门,留下一半的大车给守城军。

剩下的车辆分出两队,一队随陈克回陈府,一队驶向昊天学宫。

不过是些农庄的农副产品,值不了几个钱。

以陈家的财富程度,送出去这点东西,和行贿八竿子都打不着。

当然也有人见不得皆大欢喜的场面,偷偷向城主府打了小报告,结果第二天,就被城防军总统领打掉了三颗牙齿。

回到陈府,立春和立秋叽叽喳喳的,组织大家伙开始领东西,沉寂多日的陈府再度热闹了起来。

陈克转悠了一圈,忽然想到什么,向着工具房走去。

他找了些木料,一会工夫就组装出一台“电脑”来。

立春回来了,立刻就被少爷组装的“电脑”给吸引了。

“少爷,这个筐子是干什么的?”

“这是显示器!”

显示器?

立春一脸茫然,又指着一个画满方格的长方形木板:“这个呢?”

“这是键盘!”

“你手里的木老鼠呢?”

“这叫鼠标!”

立春发呆半天,看着少爷的两只手不停操作着,怯怯问道:“少爷,是不是你用木板把老鼠给拍死,然后装进筐子里?”

这哪能解释的清楚,陈克含糊道:“大概这个意思吧。”

立春咯咯笑出声来,少爷真傻,养只猫不就好了吗,哪有人去抓老鼠的?

陈克取出一张白纸,写了一竖排的编号,然后挂在“显示器”上。

视窗切换,鼠标的指针出现了,在陈克的控制下,快速移动起来。

他的《君子六艺》由入门提高到了“掌握”,又增加了600点精神力上限。

精神力上限超过5000点大关,陈克其实可以通过意念来操纵鼠标了。

不过为了加深手眼的配合,提高速度,还是要借助一下道具。

陈克一直玩到深夜,农药里的英雄杀了一个遍,这才浑身舒爽,起身活动一下手脚。

吃了宵夜,洗漱一番,他躺在床上,片刻就深深睡去。

《归虚真经》的奥义自动运转,日间损耗的精神力,蹭蹭蹭的往回涨。

半夜时分,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幽灵一般钻进柴房,转眼又幽灵一般飘荡而去。

等黑衣人离开后,丁三和丁四从房间里出来,偷偷溜进了柴房。

两人查找片刻,从一个隐秘的角落里,翻出一个包裹来。

打开包裹,里面赫然是一套隐形装,还有一套专门用于绘图的工具!

两人对视一眼,不禁苦笑。

眼前这个包裹,坐实了陈克是妖族奸细的嫌疑。

两人将包裹放回到原先的位置,出了柴房后,向着学宫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“砰!”

刘管院听罢两人的汇报,不由得面色狰狞,狠狠一拳砸在茶桌上。

昏黄的灯火下,他的神情有些落寞,眼中隐隐露出痛苦之色。

丁三和丁四也是无奈叹息。

刘教官其实对陈克很欣赏的,之所以派他们跟着陈克,实为监视,又何尝不是为了限制陈克,以防陈克一错再错?

然而事与愿违,陈克还是走出了这一步。

有动机,有行动能力,现在又有了明确的物证。

陈克,就是妖族潜伏在学宫的奸细!

他利用学子的身份,出入于学宫的各个地方,然后偷偷画下学宫的地形图和建筑分布图。

而这些图纸,直接为妖族行刺蜀王殿下的计划,提供了支持。

嘿嘿,嘿嘿,

刘管院忽然诡异的笑了。

丁三和丁四一脸担忧之色,完了,教官受刺激太深了,神经都出问题了。

刘管院缓缓道:“巧得很,今晚也有一个黑衣人潜入陈克的宿舍,在床下藏了两张图纸。”

两人惊讶不已,丁三心中一动:“教官,您的意思是,对方很可能是嫁祸陈克?”

刘管院沉声道:“不管怎样,妖族试图行刺蜀王殿下,这件事已经可以确定,你们给我盯紧了陈克,一切等月考之后再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