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茄子视频人app污zt1下载

除了尚在吃奶的獾郎之外,其余的三个儿子并肩站成了一排,正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。

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今天的功课都完成了?”这话问的是儿子们,他的眼神却瞟向兴哥儿。

今天的功课,除了读书和务农之外,就是练习军事队列。

尚武的精神,自从宋朝以降,在重文抑武的钳制之下,竟然成了稀罕之事!

李中易绝不希望他的儿子们,像贾宝玉那种混蛋一般,胸无半分大志,成天只知道厮混于脂粉堆里,活脱脱败家的二世祖。

俗话说的好,七八九狗也嫌!

眼前的这三个小混蛋,如今正是调皮捣蛋的岁数,哪天不淘气了,李中易反而会觉得诧异。

一般的小娃儿淘气捣蛋了,直接告诉他的家长便是,可问题是,三个坏小子的亲爹是李中易。

谁敢到李中易的跟前告这三个小坏蛋的刁状,难道不怕将来他们中的某一个接掌大位之后,玩一出秋后算帐么?

再说了,当着李中易的面,痛斥他的儿子们没有家教,这到底是想叫谁更难堪呢?

“李继德,你说说看,你爹爹我靠什么打下的偌大个万里河山?”李中易斜睨着老三兴哥儿,故意给他出难题。

毕竟,李继德方才八岁的小娃娃罢了,他懂得什么叫作万里河山?

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

“爹爹,您又哄骗小孩子玩儿了,这么简单的问题,没必要问孩儿吧?”李继德的一席埋怨,显得童趣十足。

李中易兴致勃勃的追问李继德:“既是如此,那你就把这么简单的问题,说个清楚,讲个明白吧?”

李继德歪着脑袋,一本正经的说:“兵强马壮,乃是爹爹打下万里河山的根本。”

李中易心下大乐,俯身将李继德抱入怀中,夸道:“小小年纪竟然知道打天下之至理,也不枉你爹爹我的一番苦心教导了。”

谁料,李继德却嘟着嘴说:“爹爹打下万里河山的基础,是从蜀国的河池,那个穷乡僻壤开始的。孩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爹爹有句名言,叫作啥来着,哦,对了,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”

李继德再擅长撒谎,毕竟还是个八岁的孩子。李中易有理由相信,如果不是折赛花平日时常念叨,兴哥儿绝不至于记得如此的清楚,他情不自禁的亲了儿子好几口。

“孩儿又不是美人儿,亲一下就好了嘛。”李继德嫌弃的用衣袖擦拭小脸上残留的口水。

李中易心下更是大乐,捉住儿子的小脸,又狠狠的亲了好几口,这才意犹未尽的说:“现在你的这里给爹爹我亲,将来啊,嘿嘿,就给好多好多的美人儿亲。”

“你们虽然是我的儿子,却不可能无军功便授爵。现在如此,将来你们带兵打仗之时,亦须如此要求自己的部下,明白么?”李中易命令三个不怎么乖的小崽站成一排之后,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们,“功名但在马上取。与其靠着为父的荫庇当混世魔王,不如靠自己的真本事,一刀一枪的挣回爵位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三个儿子齐声应喏,实际上,他们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还没真正的明白,他们的父亲为何如此的严苛要求?

李中易却看得很清楚,他的儿子里面,只可能有一个人接掌他打下来的基业。其余的儿子们如果从落地开始,就享有王爵或是公爵,这地位太高了,难免会被作家主的那个兄弟所忌惮。

为了那把独一无二的至尊宝座,导致骨肉兄弟相残,是李中易最不乐意看到的场景。因此,早早的防微杜渐,也就势在必行!

“体都有,听我口令,立正!”李中易这一周交待的主要功课,便是顶着寒风站军姿。

托天之福,李中易是举世无双的国医圣手,他提前备下解风寒的各种汤药和药丸,根本不需要担心他的儿子们染上感冒发烧。

“玉不琢不成器!”李中易话音刚落,甩手一棍,便抽在李继易的屁股上,厉声喝斥道,“像个什么样子?连军姿都站不好,将来怎么上阵杀敌?”

李继易的小脸立时就红了,也顾不上喊疼了,赶忙夹紧双腿,站出标准的军姿!

楚雄在一旁大为感叹,都说自家的儿子自己管不好,必须易子而教。可是,李中易却偏要把儿子们拘在身边,一边言传,一边身教,还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!

追随于李中易身旁越久,楚雄越容易感受到,李中易那种只争朝夕的紧迫感。

楚雄完想不明白,李中易哪里来的那么巨大的时间紧迫感,可是他却明白,少主们在主上的非人夹磨之下,将来的成才率,必会高得惊人!

玉不琢,怎么可能成大器呢?

楚雄暗下决心,等他成婚有子之后,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他的儿子,送入主上的府第,求主上好好的夹磨一下,免得将来变成败家子。

三个儿子毕竟年幼,李中易只让他们站一刻钟,便可歇息一刻钟,然后接着再站军姿!

国防安教育,李中易确实做到了从娃娃抓起,只要是他的儿子,都必须具备尚武的进取精神和贸易发财的基因。

想当初,康麻子晚年的九龙夺嫡的戏码,核心就在于,康麻子的子孙教育太过于成功,成年的儿子们各个都有独门绝活。

比如说,大阿哥胤禔虽然粗鄙少文,为人鲁莽,却是个出色的军事将领。

又比如说,三阿哥胤祉,学着其父的样儿,以高雅学问大师自居,倒也有几分真才实料。

又如,十阿哥胤誐,腹中空空,完没有学问。然而,这位十阿哥却是个理财经商的高手,八阿哥党妥妥的钱袋子。

“灵哥儿,我问你,我买了一百十二只桃,五百三十九只梨,十八条猪肉,外加十九只酱肘子,请问我一共买了多少件吃食?”李中易兴致勃勃的望着灵哥儿,等着看这个小坏蛋出洋相。

在李中易的几个儿子之中,就数兴哥儿最没有数学天分,至今还算不清楚三位数以上的加减法。

“爹爹,您坏死了,明知孩儿算不清楚这么难的题,还偏要刁难孩儿,这是何道理?”灵哥儿摸着脑袋算了半天,最终只得认栽,末了还狠狠的抱怨了一通。

李中易把脸一板,沉声道:“你连三位数的加减法都学不会,将来怎么计算敌军的总兵力?真是个蠢材,罚你今天多站两个时辰的军姿,晚上不许吃饭。”

楚雄在一旁看得很明白,李中易选择亲自教导几位少主,还真的是无比的正确。

要知道,被李中易教训的三个幼童,身份尊贵无比,不管是谁来当他们的老师,都要矮上好几截。

为人师表者,须向学生恭敬的行礼,随时随地都要注意分寸,师威也荡然无存,还怎么教学生听话?

楚雄一直待在李中易的身旁,他自然是最清楚,主上每天要处理多么繁重的公务?

不过,只要孩子们在李中易的身边,哪怕是忙得脚不点地,他每日总会抽出一个时辰,用于抽查孩子们的功课,从来没有间断过。

帝国的继承人,不是那么好当的!

雍正继位之后,基本上彻底否定了康熙的宽容执政手段,为政以苛,要求士绅们一体纳粮,一体当差,并收获了无数的骂名。

明宣宗登基之后,也彻底否定了明成祖朱老四的北伐定国策,甚至纵容官员焚烧了郑和七下西洋的宝船图,实在是可叹之极!

李中易现在最担心的,其实是他的接班人,将来会彻底的否定他大搞工业革命的既定国策。

如今的西方,尚是暗无天日的中世纪,哪怕是西洋的达官贵人们,毫无廉耻之心,居然堂而皇之的当街大便!

工业文明之光,优先应用于国防军事,以青铜火*炮以及开花弹的形式,勃然绽放于东方。

既然已经开始工业化的萌芽,那就让它持续性的发展下去吧,这才是李中易苦心培养接班人的最大愿望!

灵哥儿在无法作弊的情况下,始终无法算清题目,结果,李中易操起家法,狠狠的抽打在他那粉嫩嫩的屁股上,疼得哇哇大哭。

眼看着灵哥儿又挨了家法,狗娃和兴哥儿不约而同的面露惧色,害怕厄运紧跟着降临到他们的头上。

然而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

狗娃和兴哥儿在李中易这个严父的夹磨之下,也都挨了五下家法,他们的嫩臀之上,肿起老高,青紫交加!

李中易施加了家法之后,并没有马上放过儿子们,一边让他们继续站军姿,一边捏着藤条,考问儿子们有关农业方面的知识。

“大郎,你说说看,农家应该如何沤肥?”李中易不怀好意的瞥了眼李继易的小屁屁,显然已经挖好了大坑,就等着继续揍人了。

狗娃毕竟是庶长子,比兴哥儿和灵哥儿,都要大两岁多,他事先又做好了准备,就等着李中易问农事。

“在事先挖好的便坑之中,添加上枯叶、鸟屎、牛粪、石灰等物,用树枝盖上发酵……”

随着狗娃的对答如流,李中易不禁眯起眼睛,跟在长子的后边,默默的念道:“庄稼一枝花,靠肥当家,铁犁须改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