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更换荔枝app的手机号

周浪对大黑猪不要太熟悉,看它一副聪明的傻样,立马确认了这家伙的身份。

不是黑妞还能有谁!

可是看到黑妞的踪迹,他不仅没高兴,反而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好家伙咱们累死累活地找了半天,你在这儿跟我看热闹呢!

我特么喊得嗓子都哑了,连应都不应一声!

怎么回事啊你?!

周浪真的火了,越想越来气,当下站起身来朝对面山梁上的黑妞大喊。

“黑妞~~~”

对面灌木丛后的黑妞完全没反应,甚至连尾巴都不甩了,一动不动跟石化了一样,好像这样别人就发现不了它了。

“……别躲了!我看到你了!”

他都要被黑妞气笑了。

妞儿~?

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

黑妞一抖,发现自己行踪暴露,不得不从灌木丛中走出来,半耷拉着脑袋悻悻地看向这边。

“神经病啊你!干嘛不回家?喊你半天也不答应!…聋了还是哑巴了?”

周浪气得朝那边大骂。

自己担心它半天,一大早出来钻山入林一顿好找。

人家啥事没有,跟这儿捉迷藏躲猪猪呢!

他逮着黑妞一顿骂,黑妞好像也自知理亏,并不应声,只是耷拉着脑袋,偶尔抬头看向这边,又迅速别过脸去。

一副知错不改,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

周浪看得大为不解,这家伙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,以前多好的一头猪啊~

“黑妞~赶紧过来,跟我回家!”

不管怎么说,找到了没事就好,带回家让兽医看看,是不是脑子坏了。

没想到他这话一说,一直不吭声的黑妞有了反应。

妞…妞儿~(我…我不回去!)

犹豫中带着决绝。

周浪听得一愣:“你…你不回家你要在这里干啥?山里很危险的知道吗?你以为你是野猪啊?呆在这边会没命的知道不?!赶紧跟我回去!”

妞儿~妞儿~(我不怕!不要你管!)

黑妞也是铁了心不回去了,倔强的回应他。

这下子周浪完全傻眼,平时黑妞很听话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妞儿~妞儿~(你回去吧,我没事。)

周浪没了话,黑妞倒是跟他交代了一句,然后转身往山梁下走去。

“哥,你看那边!”

石头指向了黑妞前方不远处,那里赫然有一道更大的黑影,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这边。

刚才周浪的注意力一直在黑妞身上,一下子给忽略了过去。

这时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头公野猪,獠牙隔着老远都能看见呢。

“……这是…它这是找上相好的了?”

周浪和石头站在山梁上,眼睁睁看着黑妞和那只公野猪走到了一起,也是傻了。

那公野猪等黑妞走到身边,转头往山里深处钻去。

黑妞回头看了周浪一眼,最终跟着公野猪一起进入了密林,再也无法望见。

我尼玛……

周浪原来的打算是让黑妞跟山里借个种而已,因为这个主意,还钓到两只野猪呢。

现在倒好。

种没借着,把黑妞搭进去了!

“黑妞~~~黑妞~~~”

空山寂寂,回声隐隐,哪里还有黑妞的影子。

“哥,现在咋办?”石头望山愣愣问道。

“还能咋办,凉拌!”周浪叹了口气,“天要下雨,猪要进山,随它去吧,反正它没事就行。”

爱情是关不住的,更何况黑妞本来就过得自由自在。

他总不可能把黑妞强制拘束了吧。

就是这家伙养的熟了,一下子还挺有点舍不得的。

今天进山,总算弄清楚了黑妞失踪的原因,可是也只能是空手而归了。

两人沿着山梁往回走。

“哥,你说黑妞以后还回来不?总不能就这么跑了吧?”石头问道。

别看黑妞平时呼哧毛糙的,其实很懂事,平时人缘相当不错呢。

“……不好说,”周浪想了想,“黑妞身上本来就有野猪的血统,在野外待惯了,很快就会野化的…况且还有公猪带着它。”

野猪能泛滥的原因之一就是强悍无比的适应能力。

哪怕是家猪放到野外,没过几代就会长出獠牙,迅速野化。

不管怎么说,周浪决定尊重黑妞的意愿。

黑妞长着黑皮肤,还是个母的,它的意愿必须尊重啊~

好吧,最主要的是想抓它回去也抓不到。

总不能拿枪把它老公突突了吧,这山里公野猪多了。

“咦?小心!”

周浪突然停下了脚步,边上有一条兽道,就在两人附近的一处灌木丛下,挨着兽道的位置,隐蔽的放着一个捕兽夹。

这捕兽夹正张着大嘴,铁齿钢牙,静静地等待着猎物入网。

“这儿怎么会有夹子,咱们村有人偷偷进山放夹子吗?”他皱起眉毛,转头问石头道。

捕兽夹当然不是地上长的,肯定是有人放的。

石头想了想道:“咱们村没听说有人进山了。”

如果不是自己村的,要么就是别的村的人放的,当然更可能是偷猎者放的。

不管是谁放的,总之这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这种体型的夹子,小到老鼠,大到野猪,几乎什么都能夹,捕兽夹可不懂法,管你什么动物,挨上了就完蛋。

周浪也不是多么偏执的环保主义者,小时候也是靠山吃山。

关键这捕兽夹只夹动物也就罢了,夹到人都能给人弄残废,刚才他要是往外多踩一步,肯定要中招。

“竟然把夹子放到咱们的地头来了,别给我知道是谁!”

山里出现了偷猎者,周浪有些火,但是现在也肯定找不到人。

这种夹子偷猎者都是隔几天才会来偷偷摸摸看一次的,只能先拆了这个夹子再说。

周浪随手折了一根树枝,伸进大铁夹触发了机关。

噌—啪!!!

巨大的应力让夹子在地上直接弹了起来,圆形的铁圈狠狠地咬在一起,变成了半弧形,两根手指粗的树枝几乎立刻被咬折!

“拿回去问问。”周浪收了夹子。

两人又往回走了一段路,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犬吠声。

“……那边。”

周浪辨明了方向,往远处的山坡一指。

“唉哟~那里是大灰和三妹的窝,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!赶紧过去看看!”

他想起来那道山坡正是以前开洞躲人的地方,最上面的洞就是两条守山犬的家。

两人转变方向,从梁上趟下山沟,往犬吠声传来的方向跑去。

赶到近处,犬吠声越发清晰,里面暴躁和愤怒的意味十分真切。

周浪已经听出来,这是三妹的声音。

三妹怀孕之后,去北坞的次数就少了,后面更是完全没有出现,他本来就挂念三妹,现在听到这叫声,更加担心起来。

xiazaitxt